长津湖战役 长津湖战役真实背景事情缘由

来源:美丽51 时间:2021-10-04 17:01:01 浏览量:1031 作者:阿美
中美都不愿提及的长津湖战役:中国不愿意回忆,美国不敢回忆。1950年年12月8日晚上6时,美军陆战一师1万多名官兵,1000多辆汽车通过了水门桥,在美军第3师的接应下进入了长津湖地区。

中美都不愿提及的长津湖战役:中国不愿意回忆,美国不敢回忆


长津湖战役


1950年年12月8日晚上6时,美军陆战一师1万多名官兵,1000多辆汽车通过了水门桥,在美军第3师的接应下进入了长津湖地区。

这里是大雪皑皑的高原地带,在这里甚至气温都能达到零下40℃,在这极寒天气之下,就连装备精良的美军都有大量的美军冻伤,也正是因为这里气候非常恶劣,因此当美军进入这里的时候并未有过多的防备。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走过这片地区的时候,突然美军听到了志愿军的“冲锋号”,这个声音对于美军来说简直是“噩梦”,而下一刻美军也看到了在这大雪皑皑的盖马高原上突然涌现出了大量的志愿军战士,他们披着白色的披风拿着“万国造武器”悍不畏死的从四面八方冲出来。

这一战,成为了美军陆战一师永远不想提及的“噩梦”,后来美军陆战1师的作战处处长鲍泽上校有一段回忆录说:“我相信,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不顾伤亡的狠命攻击是每一个陆战队员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然而,对于志愿军来说,长津湖战役也是他们不愿回忆的战场之一,在长津湖战役结束后,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奉命回国,在前往鸭绿江边时,司令员向着长津湖方向深深鞠躬,当他抬起头来时,警卫员发现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已经泪流满面了。

长津湖之战,号称“从无败绩”的美军陆战1师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美陆战一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美军伤亡7000多人,其中阵亡及失踪2500多人,冻伤减员为7300人。

可是这一战志愿军也堪称惨胜,长津湖之战志愿军伤亡达14000人,冻伤减员多达30000人,其中有一个连队全员冻死在了阵地上,若干年后,这个“冰雕连”一名来自上海籍战士宋阿毛的一封绝笔书更是让人泪目:

我爱亲人和祖国 更爱我的荣誉 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 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 哪怕是冻死 我也要高傲的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对于中美双方来说,长津湖战役是一场双方都不愿回忆以及提及的一场战争,而这次战役的惨烈程度甚至堪比上甘岭之战。


长津湖战役


二次战役,第9兵团奉命入朝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打响了第一枪,而抗美援朝战役正式进入了正轨,然而,第一次战役过后,并未遭受重创的联合国军继续朝着鸭绿江边开进,外加上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也以为当时深入朝鲜境内的联合国军最多只有5万多人,因此也并未在意。

1950年11月初,中央认识到只凭先期进入朝鲜的30万人根本不足以应付朝鲜战事,于是为了准备朝鲜战争之需要,中央命令华野的主力部队第9兵团立即开赴东北,先去东北和沈阳待命。

第9兵团是一支光荣的英雄部队,堪称华野的头号主力,其中20军是粟总手下“三员虎将”叶飞上将带出来的,也号称“天下第一军”,尤其擅长穿插;26军是山东老八路组成的骨干部队,擅长攻坚战;27军是许世友上将带出来的王牌部队,在孟良崮、淮海和渡江战役之中都立了大功。

整个兵团将近15万人,由此可见中央对于这一仗是非常重视的。

然而,这第9兵团很多都是南方系将士,而江浙一带的士兵对于北方的严寒天气根本没有切身体会,因此未做准备就匆匆前往东北,甚至他们连雪都没见过。

然而,随着朝鲜战场战争的扩大化,第9兵团的行程突然被改变了,第9兵团的先头部队20军刚到达山海关,就接到命令不再前往辽宁和沈阳集结,而是直接从沈阳经丹东入朝。

当车开到沈阳的时候,时任东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贺晋年看到了这些穿着单衣的南方战士大惊失色道:“你们穿成这样进入朝鲜是会死人的。”

于是当即下令吩咐随行人员从仓库之中取出5万余套御寒棉衣,同时动员自己部队的干部和战士马上脱下大衣,给南方的战友换上棉衣。

由于前期先行的部队已经取走了大部分的御寒棉衣,东北局一时之间也无法筹措这么多的棉衣,同时这缺口实在是太大,而且中央要求第9兵团迅速入朝,第9兵团就匆匆入朝。

很快,贺晋年的预言成真了,对于第9兵团来说,长津湖的残酷远非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长津湖战役


冰雪的魔窟:长津湖

长津湖是朝鲜第二大人工湖,平均海拔拥有1300米,人烟非常稀少。在经过十余天的行军之后,第九兵团接到了志司的命令,20军奉命隐蔽在长津湖的柳潭里西南方向静待从西线下来的美军,27军奉命潜伏在柳潭里和新兴里北部,26军作为战略总预备队。

然而,就在这一年盖马高原遇上了五十年未见的极端天气,白天气温已经在零下十几度,而夜晚气温更是骤降达到了零下40℃,这对于缺少棉衣的志愿军战士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对于长津湖的严寒,当时参加过此次战役的战士是深有体会的,第9兵团第27军79师235团3连副指导员邹世勇后来回忆道:“我们的鞋还是胶鞋,所以在零下十几度的时候,脚都冻坏了,我们每个人只有一小床被子……天气又那么冷,他们把土豆煮好了送过来,送到上面去,就都成了冰疙瘩,没法吃,可战士们饿啊,怎么办?硬啃,夹在腋窝下,化一层啃一点儿,再化,再啃。”

可以想象在如此极端的条件之下,志愿军战士究竟承受着多大的痛楚,整个战役期间,第9兵团的志愿军战士冻死冻伤达到了3万多人:第26军的非战斗损失最终,90%的战士都被冻伤了,第27军非战斗损失超过10000人,第20军的非战斗减员也达到了40%,“冰雕连”就出自20军,整整120人被生生冻死在了阵地上。

由于恶劣的天气,当时志愿军战士看着战友在身边冻死或者冻伤,他们都不能哭泣,因为一旦哭泣,眼泪就会被冻住。

恶劣的天气不单单导致战士大量的非战斗减员,也使志愿军原本相对落后的武器性能严重的下降,70%的迫击炮在严寒之下根本无法使用,许多的步枪、机枪的枪栓都被冻无法击发。

这严寒的天气削弱了志愿军的战斗力,使得对美军的进攻难以达到原本的理想状态。

然而,就是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战士还是静静等待着潜伏的命令,冰雪根本摧毁不了志愿军钢铁般的意志。


长津湖战役


长津湖:美军的噩梦,却让志愿军也不敢回忆

1950年11月6日,志愿军发起了第二次战役,西线战场38军一雪前耻,在三所里顽强的阻击美军“骑兵第一师”,血战松骨峰等战役让西线的美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在志愿军“诱敌深入”的战术下,东线的主力进至长津湖一带。

11月27日,蛰伏在长津湖地区的志愿军第20军和27军接到了志司发起总攻的命令,那一刻美陆战一师永远忘不了:

只见白雪皑皑的山上,大量的志愿军战士从雪地里冒出来向美军发动了悍不畏死的攻击,很显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战士在严寒的天气之下已经冻伤了,因为他们的行进速度很缓慢,外加上饥饿又使指战员身上没有了一丝力气,可是就是这样子的部队美军始终未能突破他们的防线。

首先和陆战1师交手的是20军,27日22时,志愿军首先向柳潭里的美军发动了进攻,经过一昼夜的激战,重创了美军两个团战斗群,并夺取了一些要点,美军的防御圈出现了缺口。

然而,由于此前第20军的4个师被相互拆开导致第20军无法重创美第陆战1师,拳头拧不到一起去,就让第20军无法继续扩大战果,而美军也无法突破第20军的防线,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三天三夜。

12月5日,由于战局不利,美陆战1师不得不命令部队向后撤退,宋时轮上将立即调整作战部署,命令部队对美陆战1师围追堵截,同时26军即刻开进长津湖,截断美军的后路。

然而美军是机械化部队,天上又有飞机坦克的支援,而志愿军战士都是轻装步兵,外加上由于长期潜伏在寒冷的长津湖地区,导致部队冻伤减员严重,根本无法发挥原本的战斗力。

尽管如此,志愿军战士还是冒着饥饿和风雪向美军发动了进攻,在我军钢铁般意志的穷追猛打之下,美军的撤退显得非常被动,一天就撤退了500米,而“北极熊团”的覆灭更是让美陆战1师雪上加霜。

为了阻断美军的去路,20军58师将士两次炸断水门桥,这里是美军南逃的唯一出口,美军陆战1师也看到了此处的重要性,抢先派部队抢占了这里,而担任“敢死队”的58师将士则以悍不畏死的精神向守卫水门桥的美军发起了进攻,虽然两次将桥炸断,可是美军又两次修复水门桥。

为了确保战役的胜利,第三次炸桥的时候,58师将士们干脆个个背负炸药用血肉之躯把整座水门桥全部炸毁。


长津湖战役


而此刻陆战1师的师长史密斯意识到美军要通过水门桥那么必然还会遭到志愿军的攻击,为慎重起见,他决定派出一支队伍前往水门桥对面的山头。

然而,派出侦查的队伍惊呆了:20军58师整整一个连的士兵已经冻死在了阵地上,然而在牺牲前的最后一刻他们还保持着战斗队形趴在阵地上,本来这支部队应该是奉命追击美陆战1师的,可是他们并未撑到总攻发起的那一刻。

而事后,58师师长也在恼怒为何这支连队没有按时堵住缺口放走了美陆战1师,事后当他得知冰雕连的事迹之后,也哭了起来。

12月8日,美陆战1师剩下的士兵从这个缺口跑了出去,而26军因为没有按时到达战场而失去了全歼美陆战1师的机会。

这一场战役,无论是美国还是志愿军都不愿意提及,装备精良的美陆战1师第一次遭到了重创,而志愿军虽然胜利了,可是付出的代价太大,有太多的战士没有死在枪炮下,却被严寒击倒,这是一场双方都不愿意回忆以及提起的战争。


相关文章
长津湖战役冰雕连 长津湖战役冰雕连真实图片
在寒冷的冬天,人们总是想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呆在装有空调和暖气的房间内,不愿意出门。可是,有这么一群志愿军将士,身穿单薄的棉衣,揣着两个比石头还坚硬的冻土豆,在零下40摄氏度的异国他乡,埋伏在冰天雪地里,一熬就是好几个昼夜。他们哪怕又困又饿,也不敢闭上眼睛睡觉。
长津湖战役九兵团伤亡 长津湖战役九兵团损失如何
这次战役由于双方装畚差距太大及严寒气侯影响,另外有一定的轻敌因素,胜得相当惨烈,双方投入兵力及伤亡情况:中国:志愿军第九兵团,约15万人参战。战争伤亡约2万人,冻死冻伤约3万人。此战过后损失兵力约三分之一,后回国休整补充兵力后重新入朝
长津湖战役真相有多惨烈 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惨烈到无法想象
1950年深冬的一天,长津湖气温骤降至零下38°C。为堵截美陆战第一师,志愿军呈战斗队形散开,卧倒在雪地里,怒目前方等待敌人。他们人人手执武器,无一人向后,整整100多人的连队冻僵在雪地里,与阵地永恒地坚守在一起。
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中雷公原型是谁
看过电影长津湖,很多人被胡军扮演的雷公这个角色打动,剧中最后雷公牺牲可谓是整个电影的泪点,他像个长辈一样,呵护着连里每一个人,他是个老兵,是个经验丰富,老当益壮的炮手。